丝瓜视频ios版二维码下载

云国一行,夏萧知道了宇宙世界分级的事。加上语尚言和雀旦的经历,基本可以证实,每个世界的人都要被上一级碾压,即便实力再强也会有所欠缺。可雀旦那么顽强的活下来,肯定不会罢休,但究竟怎么大闹一场,他还不清楚。

“你想说什么?”

夏萧脑壳有些疼,双目有怒气,雀旦倒不在乎,只是说:

“我只是单纯的告诉你,你以为人皇不在你身边,其实从头到尾都在监视你,只是换了种方式。”

“师父不可能害我。”

“在成为你的师父前,他已和语尚言有关。我不知道他们的具体关系,可他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完美。你仔细想想,我有多少次试图杀死你,可都失败,你以为这是巧合?无非是他在暗中保护你,也可以说是在保护你身上那个烙印。在你拥有足够雄厚的元气前,她是不会动手,可等你悟至问道,或到了参天巅峰,便会被吸食的一干二净。”

“语尚言随你说,但我的师父,不用你多嘴议论!”

即便四周一片混沌,黑的不像样,可夏萧眼里,还是有明亮的凶恶之光。这种警告吓唬不住雀旦,他经历过的苦难和生死威胁岂是夏萧所能比的?

雀旦曾于封印下奄奄一息,苟延残喘,只想活命。当时支撑他的是仇恨,后来将另一世界请来的人尽数吞食,管他是多么强壮的汉子,还是笑如花锭的少女,他都没有放过。那时,他丢掉自己的良心和最后几丝怜悯,坠入可耻的魔道。

这是雀旦和夏萧的相像处,他们都入了魔,而无论丢掉什么,都不能没了命。他们都曾拼了命的活,可当前,雀旦没有与夏萧争论,只是幽幽说:

“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免受语尚言的控制,你只需回答我,听或不听?”

雀旦的表现在夏萧心里有些反常,他现在所做一切都似为不让语尚言得到他的元气,以此变强。可语尚言说,雀旦在未来十年便可挣脱束缚,而她还要百年。这么大的时间差,难道雀旦不能提升自己的实力,以此战败语尚言?还是说,他觉得自己能在十年内变得极强,被语尚言吸食,令其措手不及。再者说,是语尚言说了谎?

亭亭玉立白皙少女踮脚张望

夏萧无处求证,可他对自己信心很大。十年后,他肯定能到参天境界,到达问道也不一定。这么说来,雀旦的担心确实有可能。

烦心事永远不会少,夏萧想吃了一堆麻椒,在嘴里爆炸,苦不堪言。这种感觉该怎么说才好?大概就像刚解决一件事,却发现还有一件事等着自己,如吃了屎般的苦。

重重吐出一口气,夏萧作罢,道:

“说吧!”

“我给你一个东西,可以帮你封印烙印。此后你会发现,烙印被封印后,你的五行元气照用不误,它是人皇留下的东西,和你的能力无关。虽说我不知你从何处来,兴许也是哪个下等世界,可完整的五行是你的先天能力,和人皇一样!”

“我如何相信你说得话?东西又在哪?”

“提前拿到或下封印只会引来清寻子和语尚言的注意,等你到达参天时,再去找黑煌吧,我将沉寂一段时间,用以冲破封印。若你不相信清寻子是语尚言的走狗,等你回人世,大可告诉他你有某种办法可封印烙印,看他如何反应。”

“你在策反我和师父?”

“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不是自负,夏萧觉得自己不算笨,心生猜疑倒没事,可只要一考验对方,无论言语还是行动,都是一根锋利的针,会刺进对方的内心深处。夏萧不会那么傻去试探师父,他十分坚定这个想法。

“等你冲破封印后要做什么?”

等夏萧再次问话时,雀旦已消失不见。他去的匆忙,可那样的人,这样也不奇怪。夏萧和阿烛四周的黑色逐渐褪去,像被水冲去的浓墨,晴朗的苍穹广阔无比,清风徐来,却令夏萧再叹一口气。

“我们去哪?”

“南国。”

阿烛有些难以置信,现在这个时候,不该找教皇大人商议一下事吗?怎么去南国?莫非真的去吃大餐?夏萧知道阿烛觉得这样不好,可面色低沉之余,又柔声劝道:

“没关系的,我们需要自己理一理,你脑子里也很乱对不对?”

“可不是嘛,我都搞不懂他们两个哪个说的是真,哪个说的是假,好玄乎。”

“其实他们说得都是真的,也都是假话,只不过所站立场不同,所以都耍起小心思,把一些事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。不过没关系,只要我们走得小心,便不会失足,也不会从钢丝上掉下。”

阿烛觉得有道理,她拉着夏萧的手,乘坐小独角鲸,在飘渺的云雾里游动。无需顾忌太多的他们听着空灵的鲸声,慢慢朝人间而去。这条路极为漫长,万丈高空离地面很远,可他们逐渐觉得暖和。

夏萧和阿烛都在沉默,这是大事之后的思索,也是他们的习惯。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,夏萧这后浪不及前浪力量强,反倒被它卷了起来,现在眼前一黑,没了方向,也判断不了如何走。

夏萧的教员曾说过一句话,不知怎么走的时候,便以不变应万变,他需要时间冷静和思考。按耐不住的家伙总会在着急中露出马脚,所以现在这个时候,去南国海边吃一顿海鲜鱼宴和烤肉再好不过。

小独角鲸听夏萧的话,向西南方向游,因为在地图上,云国处于南国的东北部。夏萧也不知道自己发呆了多久,只是等他清醒,不在想雀旦的话时,一扭头便见阿烛双目呆滞的看着小独角鲸的前方。

强壮的手臂将阿烛揽过,惊她一跳。手指将阿烛脸上的肉肉捏到一块,夏萧忍不住笑,问她想啥呢,她一本正经的回答所:

“你刚才说长江后浪推前浪,我就在想长江是什么,后浪为什么又推不动前浪。”

“我说出来了吗?”

“你嘀咕老半天了,总是这样,老了肯定糊涂。”

“你才老糊涂呢,以后直接痴呆,不给你擦屁屁就吃粑粑。”

“咦惹,你坏……”

xiazaitxt